關於部落格
我的書 我的愛 我的大將來
  • 2168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第三屆游川短詩創作獎公开组得奖作品

第三 周天派

 
<海>
  
你枕在我的手睡著
勻稱的呼吸使我以為
我的手是你的海洋
我抱住你將睡了
且想起如今
我們是整座洋
是海的孩子
而你是我的妻了
 
劉藝婉評語:以日常細節入詩,不大題小作。作者掌握了短詩的特質。此詩無贅句,也無“意猶未盡”之感,裁剪得恰到好處。動人的情感在字裡行間流洩。
 
 
特優獎 陳偉哲
 
<詩影歲月——向大師A. Samad Said致敬>
 
你的夢偌大如古樂器
輕拉老調撫平胸襟的孤島
 
大海中央的青銅雕像
半截歲月已瑟縮,抵盡無數洶洶濤浪
瞧!白袍背後熱血湧動的肉體
為時代的鹹堿卸下死皮
皮膚表面沉澱的磷碎
滯留海隅自我燃燒       照醒殖民地夜間孕育的繁星
隨後重重落地——僅存
白石膏像依舊豎立于巨陽的踝跟
 
風中一虯白須若潮水卷起失散的歲月
指罅細微織成鴻蒙大網
繼續撈取對自由的眷戀
 
紛飛的晚霞
在沙灘上拼貼你的朝顏面向大海       直至你離開
 
注:A. Samad Said或原名Abdul Samad Muhammad Said生於1935。創作馬來詩歌多年,榮獲無數文學獎。1976529日,被當時的統治者封為馬來文壇前衛之一。
 
劉藝婉評語:註解中“馬來文壇前衛"一說有誤。該獎項是“Pejuang Sastera",譯為“文學鬥士"才是恰當的;“當時的統治者"之用語,是外國人口吻,看來作者是參考二手資料。這是常見的問題:為了參加文學獎並得獎,選用“偉大"題材,卻往往踏入生硬雕琢作品的險地,而失去詩的最基本特性:感動讀者。
 
特優獎 毛澤
 
<舅舅,打架魚在哪?>
 
舅舅還小
還是那時的午後陽光
很溫柔
落在水邊 剛好照見
目光的虛線
班蘭棕櫚蔭翳
枯葉 軟泥
      水中
          打架魚
有時漣……漪
 
 
如今我
蹲在打架魚的故居
數叢江草
偶爾
幾隻蜻蜓四處探問
 
劉藝婉評語:這是一首很清新的詩。語調悠閒,看似不經意,卻間接道出對時光流轉、人生變化的慨嘆。句子若能再凝鍊一些則更佳。
 
特優獎 牛油小生
 
〈弗生〉
 
語言構築的寺廟,鐘聲
眾生的呢喃重複眾聲重複的那些
心田心相有虛有妄無印無相,終生
鎮守那顆深埋的種子
始終不知將開成什麼花,來
摘。
 
劉藝婉評語:以諧音字凝聚成一組意境,頗費心思,但略顯牽強。末二句收得極巧。
 
 
特優獎 顏明德
 
〈對弈〉
 
兵卒潛行的步聲
比宣言更為動聽,足以譜一曲
歌頌短暫的光輝戰績,儘管
我深信那只是策略上的必要
與初見不同,你檢閱的角度
恰好,而速度似乎快了些
籌劃的時差是否已忽視敵蹤
自棋面緩行的計謀
至今已足夠釀成一生的格局
你搖曳掌心,開始狼煙的號訊,
企圖突破圍狩之際的殘局,
並以將士之巨斧劈開那藏掖的情感
使我甘於陷入你設下甜蜜的陷阱
為情落下一局完美的棋路
 
劉藝婉評語:以奕棋譬喻愛情的追逐過程,構思用心,比喻也巧妙。可惜一些詩句拖垮了節奏,應當更簡鍊。
 
 
特優獎 李毓琪 
 
〈聽說〉
 
已經是午夜了嗎?
唱了整夜的蟬還在低聲迂回?
雨後青空
月光灑下的是昨日聽說的你
 
歲月裡
印象噴出泡沫
指尖碰觸的青春
原來 是化了濃妝的愛情
 
我鋪開文字
用墨水洗去承載青鳥的回憶
 
第一束光
照進你的夢
 
聽說
這次穿過你的夢的我已不再尷尬

劉藝婉評語:“青空"是藍天,如何又午夜又月光?小心,為了作詩而堆疊辭句,有時候可以作出好玩的詩,有時候是自陷泥淖。此詩有佳句,但全詩的結構散漫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