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將出版社

關於部落格
我的書 我的愛 我的大將來
  • 2129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杜忠全的文字槟城

文∕杜忠全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写作人,如果说自始即只想埋首书写,不曾有过出书的想头,那绝对是言不由衷的。只是,写作与发表是单纯不过的,出书就远为复杂。
        三本书里头,散文集《我的老槟城》(有人)是我几年前大致积累一定的篇数后,当然就暗自思衬要把它们给凑合成册。想把这一批文字结集起来,因那里头有的是自己跟城与土地的深刻记忆。只是,想归想,却不曾付诸行动来促成。2008年伊始,旅台的诗人学者陈大为为推介《马华散文史读本》而抵槟,谈话中提到马华地志散文,说“这些作者都有一个共同点”,即“相关的作品都没有结集出书”!好吧,就为了这么一句话,我开始认真思索出书之可能。

纯文艺的槟城文字

        《我的老槟城》是纯文艺的槟城文字。申请出版基金但不得要领之后,这书还是要出的;直到进入编辑程序前夕,才经由剑飞的引介而获得不在料想之中的拨款赞助。在兜兜转转绕大圈之后,“我的老槟城”似乎以另一种模式来与自己切身的生活记忆接上榫头了。
        《岛城的那些事儿》(法雨)不尽是写岛城的,但都是前些年在岛城的时间轮转里“逼稿成篇”累积而下的。写的当儿似乎多为着应付“功课”而填满方块,但专栏完结后,类似的写作后来也中止了,于是觉得该做个结集:以后说不定不再作这样的写作,或再写也应该是另一个阶段了;昨日之我非今日之我,所见所思未必还那样,那就重新检阅与删存,从一百多篇中选编八十余篇,把无形的岁月化作有形的一册书,以待存念吧。
        说逼稿成篇,《老槟城·老童谣》(大将)更尤其是这样。就新书交付印刷前夕的最后校阅而言,这书可说牵涉面最大,作者与编者交相煎熬且不说,身边的朋友和学生都没少受到牵连的——这也由书的自序来交待了。最后要提的是,一位之前不算挺熟识的朋友,听闻此书出版在即,便满怀热诚地透过面子书来自动请缨,我们遂而相约岛城,赶在最后的分秒来为这一份民间记忆的整理共同付出必要的心力。这一切的一切,其实都不是因为我,而是因为作为岛城的后生辈,我们的生活与情感,在在都凝集在这岛这城这土地了。

三书集中一起出笼

        排定的三本新书,原计划是去年初年中年终各一本的,但因年初以来诸事缠身,最后在10月份之后才得以全速启动,导致三书都集中在12月份出笼。这之外,同步进行的,还有《老槟城路志铭》的改版重刷。之前有读者反映,说这书的版面设计虽曰美观,但在阅读上颇成干扰。趁初版售罄,除了修正早前未及校出的错处,也以全新的排版重新上市——连内文的图都给替换,于是等于一本全新的书了。重版的《老槟城路志铭》连同新推出的《老槟城·老童谣》及早前的《老槟城·老生活》,并排而列便成了套装的“老槟城三书”:缄默但丰富的老路名、有韵有节的方言童谣以及时代过来人口述的生活记忆,为咱槟城的民间生活留下不同侧面的文字印记。
 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文字槟城,所以总有朋友来关怀。近日筹备新书出版的缘由,而听一个朋友说,他毅然放弃了自己在国外的事业,只为着一份浓得化不开的土地情感,尤其等不及要为自己的家乡做一点文化工作。我想,因为这土地上总有许多这样的人,所以总是有希望的,也还值得继续书写。
        我的文字槟城,写的是过去和现在,但该还有不应缺席的未来。因此,去年的三本新书和“老槟城三书”之后,2011年7月吧,对乔治市来说,这是个别具意义的月份,因此值得再为她奉上一份礼物,依然是文字槟城的……

 
02.03.2011刊于《南洋商报》读书人版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