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的書 我的愛 我的大將來
  • 2182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傅承得這漢子,越來越恐怖!

 
 
◎游川
 
  我跟傅承得相交二十多年。認識他,完全是詩緣與酒緣。詩酒激蕩,澎湃出“聲音的演出”與“動地吟”兩百多場全國詩曲朗唱會和詩歌朗誦示範,令我今生無憾。
  我著實喜歡承得這條漢子,他有才學、有才華、有才情。他好詩、好酒、好書、好玩,又好吃。認識他時,他是詩人又是老師。詩人和老師的雙重身分是尷尬的。那時的承得是老師更甚於詩人,在世俗框框裏,雖有才學,才情未露;雖有才華,風采未現。
  直到他中年轉行,弃文從商,搞文化搞出版之後,他才如孫悟空掙脫金箍圈,七十二變的才華與才情,才洋洋灑灑,揮灑自如,上窮碧落下黃泉,方見其才情眩目,風采迷人。我曾笑曰:承得此時的文章才有人味。
  詹宏志說:“天下最快樂的事,莫過於有人付薪水要你讀書。”傅承得雖自付薪水,但還是照樣快樂;有時雖苦中作樂,却也自得其樂。他讀書之多、之快、之精,令我妒嫉與吃驚。每次讀他的文章,都有“我怎麽沒想到”的驚艶,和心有戚戚的認同,以及“此文若是我寫的該多好”的羡慕。看他主持講座,穿針引線,話中套話,精彩絕倫;聽他演講,旁徵博引,侃侃而談,見地獨到,趣隨識生。我和幾位不同領域的朋友都一致認爲:傅承得這條漢子,越來越精彩,越來越恐怖!
  他搞文化搞出版,卯足幹勁做足功課,明知道是死路,却以新思路出發,走不同的道路,馬來西亞作者和馬來西亞內容,出書將近三百種,殷殷期盼世界華人與華人世界閱讀馬來西亞。因此《亞洲周刊》喻他為馬來西亞“文化新點子的‘黑手’”,乃當之無愧。
  承得之前是老師,教的是學生;現在他搞的是文化出版,教育的是大衆。他不空喊“終身學習”,而是扎扎實實的搞了五場《論》《孟》《老》《莊》與《易經­》的經­典精讀課程,自己又南下北上向老師與中小學生教學演講,一年內近百場,無人能出其右。
  承得的詩歌,愛國愛民愛家愛孩子。却有某位華人部長批評,馬來西亞沒有華文愛國詩歌與歌曲,要公開徵求云云。殊不知愛國,誠如詩人敻虹所說:“吻印與刀痕,你都得原諒,因爲在愛中”。承得的愛國詩歌,有吻印也有刀痕。部長大人若只能接受吻印,而不能體諒刀痕,那是部長的刻板與淺薄。承得的詩,照樣愛國與貼近時代。
  我毫不避嫌斗膽揚言:馬來西亞任何文化獎或文學獎,若不頒給傅承得,都是一大遺憾!
     
2006年7月26日寫於吉隆坡
2006年8月2日刊於星洲日報〈星雲〉版
【作者為詩人、朗誦家及廣告人】
【本文收入傅承得著《怎樣寫好華文》,大將,2007】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